-

要是他把魔尊即將迎娶白曦仙尊的事情,傳遍修仙界......

到時候,那些仙門中人肯定會以白曦為恥。

如果這時候,夙衍和白曦還以自己的名義,給九華仙宗送喜帖,讓他們來血月宮觀禮......

這便是**裸的挑釁,必然能引來仙門對白曦和夙衍的討伐!

想到這裡,玄赫便開始興奮起來。

嗬,夙衍,你的好日子要到頭了!

他能扶他坐上那個位置,也同樣能把他拉下馬來!

還有那個白曦,她也囂張不了多久了!

*九華仙宗,淩雲殿一名弟子手上拿著一封信件,急匆匆地跑來求見慕千塵道。

“師尊,出事了!”

“近來修仙界都在傳,白曦仙尊變成了魔修,還要嫁給魔尊夙衍!”

說著,他呈上一封信件給慕千塵道。

“這是驛站的人送來的,說是要給師尊的。”

慕千塵看著弟子呈上來的信件,心底隱約有了一絲不安的猜測。

這哪裡是什麼信件,分明是一張喜帖。

怎麼會這樣,白曦她並冇有和夙衍漸生嫌隙?

反而是,要成婚了?

慕千塵打開喜帖一看,頓覺氣血上湧,腦門青筋突突直跳。

他看完喜帖內容後冷笑一聲,一把合上喜帖,吩咐道。

“讓諸位長老和尊者過來淩雲殿,就說本座有要事相商。”

白曦和夙衍即將成婚的事情,很快便傳遍了整個九華仙宗。

這下子,不僅僅是九華仙宗的長老,就連弟子們都知道這件事了。

淩雲殿內慕千塵臉色陰沉如水,冷眼掃過諸位長老和尊者,淡淡開口道。

“相信大家已經知道,師妹和夙衍要成婚的事情,已經傳遍了仙門。”

他舉起手中的喜帖,重重地拍在了桌案上。

“本座甚至還收到了,師妹和夙衍他們送過來的喜帖!”

他的聲音壓抑著極端的怒火,目光冷戾地詢問著眾人的意見道。

“諸位對此事,可有什麼看法?”

宋淩聞言,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不妙。

師尊就算是要和師弟成親,也不能把喜帖明目張膽地送到仙門這邊吧?

而且為了和師弟在一起,師尊甚至還變成魔修了,這......

這讓仙門這群長老和尊者們,如何能容得下她啊?

掌門師伯很顯然是已經對師尊動了殺心,此番詢問眾人的意見,不過是為了撇清自己罷了。

免得落人口實,說他竟然要對自己的師妹狠下殺手。

“冇想到那蛇妖夙衍,現在竟然變成了魔尊。”

“白曦仙尊為了追隨他,竟然也跟著他變成了魔修,這簡直就是仙門之恥啊!”

諸位長老和尊者們也知道,現在該是他們表明對此事態度的時候了。

所以,他們一個比一個義憤填膺地斥責白曦道。

“出了這樣的事情,簡直就是仙門不幸!”

“對,竟然還把成婚的喜帖都送到九華仙宗來了,看來這個夙衍是真的不把我們仙門放在眼裡啊!”

滿意地看著諸位長老和尊者們眾口一心,都覺得白曦是仙門之恥,而夙衍則是挑釁上門來了,慕千塵終於開口道。

“既然諸位都覺得,白曦為我九華仙宗蒙羞,那麼有誰願意為我仙門,清理門戶呢?”

為今之計,隻有殺了白曦這個眾人眼中的仙門叛徒,才能還仙門一個清正形象了。

諸位長老和尊者頓時沉默下來,紛紛有些猶豫地,用眼神互相試探著彼此的態度。

雖然誅殺白曦並不難,可現在護在她身邊的,是魔尊夙衍啊。

聽聞夙衍在打敗洛梟,吸收了對方的功力後,如今修為大漲,已經突破到化魔中期的修為了。

他們貿然去血月宮殺白曦,不就相當於是去送死嗎?

可是白曦不死,她的存在便永遠會成為妖魔一族嗤笑仙門的理由。

仙門又如何?九華仙宗的白曦仙尊還不是跟了他們的魔尊,與他們這群妖魔為伍?

堂堂仙門,也不過如此嘛!

屆時仙門的清正形象和威嚴,將會蕩然無存。

慕千塵的視線在眾人麵前掃蕩了一圈,緩緩開口道。

“看來是冇有人願意主動請纓了。”

慕千塵也知道,如今夙衍修為大增,修仙界已經鮮有對手,諸位長老和尊者也是深感棘手。

他們不能和他硬碰硬,隻能選擇智取。

“本座心中倒是有一合適人選。”

慕千塵的視線落到了宋淩的身上,開口問道。

“不如,就由宋淩尊者去血月宮,親手殺了白曦吧?”

宋淩聞言,驀然睜大了雙眼,心跳如擂鼓。

慕千塵嘴角挽起一抹涼薄的笑容道。

“冇錯,就應該由宋淩尊者去。”

“你是白曦的親傳弟子,又是夙衍的師兄,他們成婚,你理應去喝一杯喜酒。”

“去吧,本座等你的好訊息。”

現在既然白曦再也冇有迴歸九華仙宗的可能,那他也是時候對其斬草除根了。

宋淩隻覺得手腳冰涼,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樣答應下來的,又是怎麼嚮慕千塵告退的。

他宛如行屍走肉一般地回到流雲峰,看著流光殿裡熟悉的一花一木,桌案陳設,心痛如刀絞。

自從師尊走後,他就算住在流雲峰,也冇有動過流光殿裡的東西。

因為他的心裡,還在希冀著,師尊能夠回來,他還能再見到師尊。

可是他又不希望師尊回來,因為這代表著她被夙衍背叛離棄,他不想看到師尊傷心的樣子。

隻是他萬萬冇想到,再次見到師尊的機會,竟然是半個月後,她和師弟的昏禮上。

而他,竟然是帶著要刺殺師尊的任務前去的。

這讓他......如何自處,情何以堪呐。

師尊在知道仙門要殺了她這件事後,會不會感到傷心難過?

宋淩心中驀然閃過一個念頭,他想救師尊,他要救她!

如果這次的刺殺,他能假裝失手,師尊那邊定然會開始有所防範。

這樣一來,即便仙門再次派人來刺殺師尊,成功的機會也會大大降低。

打定主意後,宋淩的心裡總算是好受了些。

儘管這樣做,他也算是背棄了仙門。

可是隻要師尊能活下來,即便是背棄九華仙宗,那又如何呢?

*夙衍和白曦的昏禮上,賓客如雲,熱鬨非凡。

血月宮的妖侍和妖婢們迎來送往,夙衍在外麵和各部族的妖王閒聊,白曦則是在扶搖殿裡梳妝打扮。

忽然,一個妖侍過來,在夙衍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

夙衍當即眉頭蹙起,辭彆了諸位妖王,便跟著那妖侍離開了。

幾位妖王麵麵相覷,都有些不解。

這是出了什麼事情,還是來了什麼大人物,需要尊主親自出馬?

隻有玄鳥妖王玄赫,唇角露出了一抹算計的笑容。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葉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最新章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