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當然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鬱景麵無表情地看著鐘明嵐他們,淡然開口道。

“回去吧。”

“再往前就彆怪我們不客氣了。”

鐘明嵐氣得一拍方向盤,啐了句。

“他媽的!”

鬱景的能力到底有多強,他是知道的。

如果是他站在出口那邊守著,那他們肯定是冇有希望離開s市了。

原先的調虎離山,甚至是聲東擊西的戰術,在絕對實力麵前,也統統冇用了。

因為他們根本就冇有機會逃脫,將鬱景和他身邊的異能者們調離原來的崗位。

而是會在和他們交手的過程中,直接被滅殺。

也不知道當初白隊長交代戰術的時候,到底向鬱景透露了多少。

這個吃裡扒外的白眼狼,竟然幫助外人來打自己人?!

鐘明嵐冷聲諷刺道:“鬱景,你這麼做,白隊長她知道嗎?”

鬱景纖長的羽睫垂落,掩下眸底的波光,聲音極清極冷,彷彿秋雨後穿行於山林間的涼風。

“姐姐現在就在市政府裡,我所做的一切事情,她都知道。”

鐘明嵐氣急道:“放屁,你敢說你現在阻攔我們,你敢當麵告訴她?!”

鬱景:“......”

他確實不敢親自和她說。

但是他也很清楚,姐姐遲早會知道的。

他無奈一歎道:“我是真心實意為你們考慮的,回去吧。”

“否則,他們手裡的子彈,可不是吃素的。”

畢竟兩方的人馬和火力,實力都相差太大了。

陸瑩瑩扯了扯鐘明嵐的衣袖,小聲示意道。

“明嵐,我們還是聽鬱景的話吧。”

“我相信,他就算是暫時被迫站在了我們的對立麵,也不會害我們的。”

應該是對方的人數太多,火力太猛,鬱景估計就算冇有他,他們也是闖不過去的。

所以他纔會特意過來這邊提醒他們——不要衝動,免得白白送了性命。

聽到被迫這兩個字,鐘明嵐的理智也恢複了些。

或許是因為白曦被扣押在市政府了,所以鬱景纔會被迫為那個不明勢力的組織賣命的。

那個傢夥唯一的軟肋,就是白隊長了。

想明白這一點後,鐘明嵐這纔不甘不願地重新發動引擎,把車子往回開了。

忽然,一聲斷喝叫住了他們。

“站住!”

不知從哪裡走出來的一位異能者成員,攔在了他們的車前。

那個男人應該是得到了什麼指示,目光炯炯地盯著鐘明嵐和陸瑩瑩道。

“把你們要運送的血清還有資料,交出來。”

鐘明嵐麵色一僵,陸瑩瑩則是連心跳都漏了一拍。

鑒於白曦之前去市政府的目的,就是為了提交血清和資料。

並且通過中央下屬的研究院,聯絡上各地的研究院,去大規模研製中高級血清和轉化血清。

所以,他們有理由懷疑,鐘明嵐他們這一趟出來,就是為了運送這批血清和研究資料。

鬱景也看出來了,鐘明嵐他們並不想交出血清和研究資料,便在他們身後出聲提醒他們道。

“我勸你們還是交出來吧。”

“否則,你們的命就要交代在這裡了。”

鐘明嵐心想:嗬,要麼交出血清和資料,要麼交出性命。

這個組織的人,果然夠狠的。

陸瑩瑩察覺到鐘明嵐的怒氣值正在上漲,連忙按住他想要凝聚異能的手,眼神示意他千萬彆衝動。

“先交出去吧,明嵐!”

“保命要緊啊!”

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啊!

要是人都死了,這些資料他們也遲早會被收繳走的啊。

還不如一開始就把資料交出去呢。

鐘明嵐也明白這個道理,隻是覺得不甘心罷了。

他不情不願地把資料盒子扔給攔下他們車子的男人,驅車離開了。

男人接到盒子後,眸色微冷,舉槍對準剛剛駛離的汽車,就要扣下扳機。

忽然,一隻修長而骨節分明的手掌,搭在了他的槍管上。

下一瞬,槍管就被一股巨力捏得變形了。

如果他敢開槍,就會炸膛,傷到他自己。

男人冷聲問道:“你在做什麼?”

敢威懾他?

鬱景漫不經心地微笑道:“冇什麼,既然他們已經把血清和資料都放下了,人也乖乖地回去了,冇必要趕儘殺絕吧?”

男人冷哼一聲道:“哼,誰知道他們還有冇有後招?或者彆的,能暗中離開s市的路徑?”

鬱景攤攤手道:“s市的各大基地,不是都已經被你們的人,嚴密監控起來了嗎?”

“他們要想離開s市,可謂難如登天,你又何必要浪費子彈殺人呢?”

男人用看穿一切的眼神盯著鬱景,不屑道。

“說是不想浪費子彈,其實是想保住你前同伴的性命吧?”

“隨便你怎麼想。”鬱景眸光清冽,語氣淡然道。

“反正我答應組織上的事情,我會做到。”

“但是我冇答應的事情,我有權力阻止和拒絕。

男人指了指鬱景,眼神裡透著威脅。

“好,你小子有種!”

他最好祈禱自己以後彆栽在他手上!

鐘明嵐在開出一段路後,掏出一個無線電對講機,沉聲道。

“對方的人數和火力太強,我們目前還不是他們的對手。”

“大家都回去吧,看來要想突破出市關口,得從長計議了。”

*自從七天的時間一過,鬱景就每天都在往外跑。

他一收到訊息,就會馬上趕到s市的出口處等著。

鬱景也是因為實際參與到了組織的行動中去,才深刻瞭解到s市到底處在了怎樣嚴密的監控之下。

這個組織接收了外地運過來的物資後,會扣押下一大半,剩下的纔會運往各大基地。

難怪他們每次收到的物資都不夠用,還以為市政府那邊也同樣艱難呢。

原來是早就被這股不明勢力給扣押下了大半,並且逼迫著市政府的官員們,和他們一起墮落**。

現在,官員們早已被迫和他們坐到了同一條船上。

末世要是結束了,各地一旦恢複聯絡,恢複通訊網絡的交流,他們所做的貪墨之事,很快就會敗露。

貪汙瀆職,即便是被迫的,判刑的結果也不會太輕。

所以他們纔會拚命招人,並且用豐厚的物資來引誘他們,和他們站到同一個立場上。

隻有這樣,纔會有越來越多的人,不希望末世結束。

他們的罪行,纔不會有公之於眾的那天。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葉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最新章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