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曦預感到時硯那邊可能是出事了,連忙換了件衣服,拿上手機和小挎包出去了。

“008,幫我定位一下,反派現在在哪裡。”

“好咧,曦姐~”

白曦上了司機的車子後,008開始打開導航地圖,定位時硯的所在。

目標顯示在赤城車行的賽車場上。

“去赤城車行。”白曦告訴司機目的地後,轉而問係統道。

“小八,你能看到時硯那邊,現在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008把衛星畫麵推近,看清楚情況後“啊”了一聲,著急道。

“糟了,曦姐,飛哥聽說時硯不肯參加比賽,要退出赤城車行的訊息,大動肝火。”

“現在他正在威脅時硯,要麼留下來參加賽車比賽,要麼就打斷他的一條腿呢!”

“曦姐,要不我們還是先報警吧?”

白曦搖了搖頭道:“警察來了也不管用,警察能護住他一時,護得了他一世嗎?”

“飛哥是黑白兩道通吃的狠角色,得罪了他,我和時硯都冇有好果子吃。”

008想了想道:“那要不我們從白家帶幾個保鏢過去?”

白曦搖了搖頭道:“這些都是治標不治本的辦法,我得想個一勞永逸的法子,讓時硯徹底脫離飛哥的控製才行。”

“我這邊早就把錢給時硯打過去了,可見時硯那邊已經把違約金付給飛哥了。”

“但是飛哥卻還是不肯放過時硯,可見在他眼裡,時硯就是棵搖錢樹,他是不會輕易放過他的。”

008聞言,有些著急地道。

“那曦姐,我們怎麼辦纔好啊?”

白曦想了想,調出係統麵板,視線落在了其中一個金手指上。

【團寵寶貝:可以刷滿一個位麵裡所有長輩的好感度,或者每個位麵裡,某個指定長輩的好感度。】

白曦勾唇一笑道:“決定了,我要對飛哥使用團寵寶貝金手指。”

008完全被白曦的騷操作給驚呆了:“啊?這..

....”

這簡直就是從未設想過的角度啊!

“曦姐你確定嗎?”008有些猶豫地道。

白曦眯眼一笑:“()我確定啊。”

“飛哥能混到社團頭目的位置,資曆肯定是夠的,怎麼著也算得上是一位長輩了吧?”

008擔心道:“可是你還冇有用過這個金手指,萬一不小心讓飛哥對你有了什麼非分之想,那你可就得不償失,還會給自己惹一身騷啊。”

雖然說是可以刷長輩好感度的金手指,可是飛哥畢竟不是什麼正經長輩,萬一好感度刷爆了,變成了佔有慾......

那曦姐豈不是很危險?

白曦攤攤手道:“不管啦,先用著再說,實在不行,我再想辦法乾掉飛哥就好了嘛。”

008忽然想到,現在某宿主已經是個積分小富婆了,可以隨便造作了。

“......”

好吧,積分多了不起了。

008調出團寵寶貝金手指,拿去給飛哥用上了。

*此時,赤城車行的賽車場上雙方還在僵持著談判中。

時硯雖然孤身一人麵對著飛哥還有社團裡的人,卻絲毫冇有露怯,而是挺直身板,聲音不卑不亢地道。

“飛哥,違約金我已經給你了,就當我在你這邊試駕了幾天,我們好聚好散,不好嗎?”

飛哥嗤笑道:“好聚好散?”

“老子在你身上,下了幾十萬的注,你不給老子贏回來,老子怎麼放你走?”

時硯笑了:“那請問飛哥,下的注是賭我贏,還是賭我輸呢?”

他眼神冷冽地看著飛哥道:“不如飛哥把押注的後台,給我看看吧?”

飛哥的臉色頓時就黑了。

他的確押的時硯輸。

也確實在他的賽車上做了手腳。

隻要時硯上場,他不但可以贏到幾百萬的錢,甚至還可以收穫到時硯這棵搖錢樹。

他是腦袋秀逗了纔會放時硯離開呢!

“總而言之,你今天給我非上場不可!”

說著,飛哥就要讓手下把時硯架上賽車。

“今天我就算是拿槍指著你的腦袋,也要讓你上場!”

時硯眸色一凜,正想開口說些什麼,卻忽然聽到身後傳來一個嬌嬌軟軟的女聲道。

“住手!”

飛哥的手下們聽到呼喊聲,下意識地停了下來,回頭朝著聲音的方向望去。

整個賽車場太大了,白曦是翻過鐵柵欄後,一路小跑過來的。

此時,她那張精緻漂亮的小臉上佈滿了細密的汗珠,髮絲也有些淩亂。

這個身體果然是個病秧子,不過是多跑了幾步,心臟就開始鈍痛起來了。

白曦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撐著膝蓋喘息,給自己平緩了一下呼吸後,她抬起汗津津的小臉,眼神殷切地看著飛哥道。

“飛哥,我可以給你更值錢的東西,隻要你能放過時硯!”

時硯皺眉看著麵前身材纖細的少女,心想,她怎麼過來了?

不知道這裡很危險嗎?

飛哥一看到白曦出現,不知道為什麼,就對她有著一種天然的好感和疼惜的感覺。

就好像是,看到了他那久未謀麵的小侄女一樣。

飛哥示意手下們放開時硯,就當是賣給白曦一個麵子了。

“小姑娘,你是時硯的什麼人啊?”飛哥一臉感興趣地看著白曦道。

時硯一看到飛哥看白曦的眼神,心裡頓時升騰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糟了,飛哥他該不會是......

白曦回答道:“我叫白曦,是時硯的同學。”

飛哥顯然不信:“隻是同學關係?”

“那你至於為了他,跑到我的地盤上來救他?”

白曦轉頭看向時硯,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她和他的關係。隻好道。

“他還是我請的家教,今天他本來是要過來我家,幫我補習功課的。”

“哦~~”

飛哥一臉看八卦的眼神看著時硯道。

“冇想到你小子學習成績不錯啊,都能給同學當補習家教了呢。”

飛哥重新調整了一下坐姿,視線在白曦和時硯之間來回掃視道。

“白曦是吧?”

飛哥回想起剛纔白曦和他說過的話,饒有興致地問道。

“你說,你能給我更加值錢的東西。”

“我很好奇,你所指的,到底是什麼呢?”

時硯誤以為白曦是要犧牲自己保她,連忙站到她麵前,把她擋在身後道。

“白曦,你能來救我,我很感激你。”

“但是我不希望你是犧牲自己來救我,聽懂了嗎?”

“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你趕緊回家吧!”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葉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最新章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