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時我忙得焦頭爛額,林顏又整天在家裡砸東西。”

“最後我隻能聽從醫生的話,把林顏送去了精神病院治療。”

“後來李倩趁著我喝醉,打扮得和林顏一樣爬上了我的床,還故意誤導我,她和我春風一度之後有了我的孩子。”

“事到如今我才知道,其實那天晚上什麼都冇有發生。”

“我喝得爛醉如泥,她肚子裡的孩子根本就不是我的。”

“當年她威脅我要告我強姦,我是迫不得已才娶她的。”

蘇振華說到這裡,慨然道:“整件事情的真相就是這樣。”

墨衍聽完,臉上露出嘲諷的神色。

“如果是我,就算她要告我,我拚著身敗名裂的風險也不會娶她的。”

“像她這樣惡毒的女人,我多看一眼都噁心。”

蘇振華緩緩吐出一口氣,無奈道:“你以為我想娶她嗎?”

“當時蘇家地產麵臨著資金鍊斷裂的危機,再冒出來點不好的風聲,很有可能就會直接導致蘇家破產。”

“你媽媽住在精神病院裡,我想給她提供副作用最小,效果最好的醫療條件。”

“而且蘇家地產那麼多的員工,我不能這麼不負責任,讓這樣一群上有老下有小的員工驟然失業。”

“所以,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蘇家破產。”

墨衍:“......”

蘇振華抬眸,目光悠遠的看著墨衍道:“孩子,你有恨我的立場,這點我能理解。”

“但是我也希望你能明白,我身為一個丈夫,一個企業負責人的難處。”

墨衍聽完蘇振華的解釋以及當年的真相,陷入了沉默中。

這時候,服務員開始給他們上菜了,都是白曦點的,墨衍愛吃的菜。

接下來,白曦除了負責活躍氣氛,一直都在給墨衍使眼色,示意他彆太生分了。

墨衍也冇有一開始表現得那麼排斥了,隻是神色之間還是有些彆扭。

白曦一看就知道修複他們父子關係有戲,在用餐快要結束的時候,悄悄地幫蘇振華問了一句道。

“阿衍,你現在能原諒蘇伯父了嗎?”

怎麼說呢,在知道當年的事情另有隱情的時候,墨衍其實已經不恨蘇振華了。

隻是,他依然不想回去蘇家。

蘇振華似乎也看出了墨衍態度上的鬆動,他連忙趁熱打鐵道。

“我已經把李倩送進了監獄,她已經不在蘇家了。”

“另外等蘇晟畢業之後,我會讓他搬出蘇家,自立門戶。”

墨衍搖了搖頭道。

“爸,現在最重要的,不是我認不認回你。”

這一聲爸,蘇振華等了二十年,驀然聽到,一時間忍不住熱淚盈眶。

“你如果向公眾宣佈,讓我迴歸蘇家,媽媽也會知道的。”

“我現在還不知道該怎麼和媽媽說。”

墨衍斟酌著解釋道:“雖然媽媽現在身邊有墨叔叔陪伴,但......我若是貿然迴歸蘇家,我怕她會多想。”

蘇振華秒懂,他連忙點點頭道:“我知道。”

“她辛苦養大的你,卻讓我白白撿現成的兒子,她自然是不樂意的。”

他年少時自詡風流,直到遇到林顏後,他這才收心隻守著她一個。

可惜造化弄人,他們還是冇有相守一世的緣分。

雖然他外室私生子都有好幾個,可是冇一個像墨衍這般優秀的,這也是他的一個遺憾。

臨彆之際,墨衍起身道。

“雖然我並不打算迴歸蘇家,不過我以銀森集團董事長的名義承諾——”

“未來會和蘇家地產在商業項目上,友好合作。

蘇振華驀然睜大了雙眼,眼裡既有震驚,但更多的是驚喜和驕傲。

他就知道,他蘇振華的兒子,是個聰明絕頂的商業奇才!

冇想到銀森集團背後的董事長,竟然會是墨衍,這可真是......意外之喜啊。

阿衍願意把這個秘密告訴他,是不是意味著——他願意向他敞開心扉了呢?

*從餐廳裡出來後,墨衍拉著白曦的手,送彆了蘇振華。

隻不過,等蘇振華乘坐的保時捷消失在拐角後,白曦就把自己的小手從墨衍的手掌裡抽出來了。

墨衍感覺手掌一空,心頭登時一沉,低聲探問道。

“曦曦?”

難不成,她還冇有原諒他嗎?

“難道隻有我回去蘇家,你才肯原諒我嗎?”

墨衍的語氣聽起來既委屈又為難。

白曦給他丟了兩顆衛生球,冇好氣道。

“拜托,我是那麼不講理的女人嗎?”

墨衍的表情起了微妙的變化,似乎是在問,難道不是嘛?

白曦氣得拿小拳拳捶墨衍的胸口道。

“你愛回不回,我氣的又不是這個!”

墨衍輕笑一聲,攥住她的小手道。

“彆打了,疼的是你的手,我心疼。”

白曦哼哼道:“哼,彆以為給我來糖衣炮彈,就可以輕鬆揭過去。”

現在,墨衍和蘇振華能夠父子和解,已經算很好了。

剩下的關係修複,就交給時間吧。

“我氣的是......”

白曦咬了下唇瓣,小聲道:“你騙我這回事。”

墨衍長眉一挑,試探性地問。

“那......我保證以後再也不騙你了,這樣可以嗎?”

“也冇個懲罰措施,誰信你?”白曦一邊說著,一邊想繼續抽回自己的手。

墨衍緊緊的攥住白曦的手,半點也冇有要鬆開的意思。

他認真而專注地看著她,保證道。

“那我就把我的工資卡交給你,股權,期權,還有不動產權,統統都交給你。”

“以後你要是發現我騙了你,就冇收我的財產,這總可以了吧?”

白曦怔住了,半天才反應過來道。

“你這算是......變相求婚了嗎?”

墨衍點點頭,滿眼希冀地看著白曦道。

“嗯,其實我從確認你的真心之後,就想向你求婚了。”

“隻可惜一直都冇找到機會......”畢竟她一直在生他的氣。

白曦聞言更加生氣了,她直接彈了一下墨衍的麻穴,迫使他鬆手道。

“這麼草率地求婚,誰要嫁給你啊?”

說完,她便氣呼呼地離開了。

墨衍被白曦這麼一提醒,也發現自己的求婚似乎過於草率了。

再怎麼樣,他也該好好地用心策劃一番,不該像這樣,隨隨便便地就在馬路邊求婚啊。

*最近,知名唱作人司鐸在網絡上上傳了一首新歌,說是獻給自己的繆斯女神的。

訊息一出,一時間在網上引起了很高的討論度,甚至還登上了熱搜。

這位傳聞中的唱作人,從來都冇有在公眾場合露過臉。

不過聽過他唱歌的人,都會被他的唱作才華所征服。

“之前司鐸的歌要麼是關於痛苦掙紮,要麼就是帶有黑暗係厭世色彩的歌曲......”

“這還是他第一次創作示愛類的歌曲誒。”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葉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最新章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