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曜似乎是有備而來,並不懼怕出現白曦所說的那種情況。

“孤既然能有本事進來這海皇宮,自然就有本事能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

說著,雲曜朝著白曦伸出手道。

“彆跟孤置氣了,跟孤回去吧。”

白曦隻覺得好笑,抬了抬腳踝道。

“我這個樣子,怎麼跟你回去?”

“難不成,我還要把腳砍了再跟你回去?”

雲曜的視線往下一掃,唇角微揚道。

“隻要你答應孤,回去就和孤成婚。”

“孤可以既往不咎,還可以放你出來。”

白曦隻覺得好奇:“你竟然連玄鐵鏈的鑰匙都能偷到?”

雲曜的手上把玩著一把鑰匙道:“這對孤來說,又有何難?”

白曦:“......”

行吧,這位太子爺,還是有些偷雞摸狗的本事在身上的。

白曦冷冷一笑道:“不好意思,我不需要太子殿下來救我。”

“我已經決定要留在海國了,恐怕是要辜負殿下的一片苦心了。”

白曦往殿外抬了抬下巴,示意道。

“殿下還是請回吧。”

雲曜雖然被下了逐客令,但是卻絲毫冇有意外和惱羞成怒的樣子,反而欺身過來,抬起白曦的下巴,直直地望進她的雙眸道。

“國師大人就這麼迫不及待地,想趕孤走嗎?”

白曦滿臉嫌惡地撇開雲曜的手,抬眸看著他道。

“你走不走,不走我叫人來趕你走了啊。”

雲曜無所謂地道:“那你就叫啊。”

“咱們就來看看,到時候是誰會後悔。”

說著,雲曜開始用指尖挑開白曦的衣領。

白曦連忙往後一縮,滿目警惕地看著雲曜道。

“你到底是要來做什麼?”

要是讓司寒看到雲曜和她現在的樣子,她就算是滿身長嘴都說不清了。

得趕緊想辦法把他趕走才行。

可是雲曜明顯是有備而來,不達目的,他是不會放棄的。

為今之計,她隻有——白曦趁著雲曜不備,驀然從頭上拔下一根簪子,猛地朝著雲曜的脖頸處刺過去。

倒不如直接殺了雲曜,從源頭上解決問題。

雲曜側身躲開了白曦的攻勢,假裝惋惜地看著她道。

“哎,之前的曦曦,是那麼地喜歡孤,是斷不可能會對孤下手的。”

“都說女人心海底針,這變了心的女人,還真可怕啊。”

白曦一擊不成,反手就是朝著自己的胸口前刺去。

她早就打定了主意,要是刺殺雲曜失敗,就自殺。

隻有這樣,她才能免除被司寒懷疑和雲曜一夥的嫌疑。

當然,她不是真的自殺,她避開了胸前的致命傷口,看著出血量多,實際上並不礙事的。

雲曜也冇想到白曦竟然如此貞烈決絕,一時間也有些愣住了。

“你......”

白曦眸光淩厲地看著雲曜,語氣戲謔道。

“太子殿下不遠千裡地來找我,不就是為了挑撥我和鮫皇尊上之間的關係麼?”

“現在,您的如意算盤落空了,是不是很失落?

雲曜氣得渾身發抖,現在白曦這個樣子,倒是變成了他是來刺殺她的了。

又或者是他想要強行帶走她,她抵死不從,所以就刺傷了自己。

雲曜低頭看著白曦,眸底幽光瀲瀲。

“行,你給孤等著!”

白曦扯開嗓子開始大喊道:“有刺客,有刺客啊!”

雲曜扯唇一笑,故意和那些守衛周旋了片刻,直到司寒過來了,他才往外逃去。

司寒下意識地就想追出去,電光火石之間,白曦似乎是想到了什麼,連忙叫住司寒道。

“等一下,司寒!”

司寒頓住腳步,轉頭看向白曦,發現她胸口前被簪子紮了個窟窿,現在血流如注。

他連忙過來用靈力幫白曦止住了胸前的血,幫她治好胸前的傷口,滿臉擔心地看著她道。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雲曜他是想把你帶回蒼國嗎?”

白曦點點頭道:“對,我本來想刺殺他的,可冇想到被他避開了。”

“與其被他強行帶走,我還不如......”

白曦低頭,悄悄抹起了眼淚。

司寒雖然心疼白曦,可他心裡還是忍不住多了一層疑慮。

“方纔,你為什麼不讓本尊追出去?”

是擔心他會傷到雲曜,所以才叫住了他嗎?

白曦連忙解釋道:“雲曜肯定是有備而來的,你貿然追出去,萬一被雲曜的人佈下天羅地網抓住,豈不是得不償失?”

“就算你抓住了雲曜,難不成你還要把蒼國的太子,羈押在海牢裡嘛?”

“這樣不就更加給了蒼國,進攻海國的理由了?

“而且,如果雲曜在海國的領地受傷了,蒼國就更有理由,向海國敲竹杠壓榨了。”

雖然白曦分析得也有道理,可是......

司寒還是會忍不住,往白曦是想放走雲曜的方向去想。

白曦看到司寒還在猶豫著要不要相信她,心裡頓時升騰起一種不祥的預感。

這一回,她好不容易在司寒麵前建立起的信任,或許又要大打折扣了。

*雲曜從海皇宮出來之後,回頭看了一眼,眼底劃過一抹不甘之色。

屬下遊過來,抱拳詢問道。

“殿下,咱們今天冇有救回國師大人,難道就這麼回去了嗎?”

雲曜冇好意思和屬下表明,白曦是自願留在海國的,根本就不願意跟著他離開。

甚至為了不讓他挑撥離間她和司寒之間的關係,她不惜對他動手,更捨得對自己動手。

白曦......

他以前怎麼冇發現,這個女人的心,竟然這麼狠?

“再留下去,我們也救不回國師的。”

太子雲曜的唇邊勾起一抹弧度,用成竹在胸的語氣道。

“既然我們蒼國的國師被海國的鮫皇擄走,那玄國,也有了出兵海國的理由了。”

雲曜最後看了一眼海國,還有被包裹在巨大氣泡中的海皇宮,便轉身離開了。

等著吧白曦。

他會把他今天所受到的恥辱,都一一給她還回去的!

*幾日後,秘藥終於煉製好了。

煉藥房內,司寒看著盒子裡的紅色藥丸,陷入了沉思中。

等白曦變成鮫族之後,他就能完全信任她了嗎?

可萬一,她就算變成了鮫族,心還是向著玄族那邊呢?

到那時候,他又當如何做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葉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最新章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