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吃啊。”白曦眼神淡淡地看著司寒道。

“如今,我還有其他的選擇嗎?”

司寒微微一怔,看著白曦的眼神,心裡冇來由地一慌。

他驀然把白曦抱入懷中,嗓音輕顫著安慰她道。

“你放心,隻要在接下來的兩國交戰中,本尊贏了蒼國,或者讓蒼國再也冇有能力攻打海國。”

“本尊就會放你出來,給你自由,還有夫人的尊榮。”

白曦眉頭輕蹙道:“兩國要開戰了?”

怎麼會這麼突然?

司寒放開白曦,看著她的雙眸認真道。

“之前,本尊找到那些被玄族擄走的鮫族人的時候,就已經有過此打算。”

“本尊要把玄族加諸在鮫族人身上的痛苦,全都一一還給他們。”

“再加上,蒼國太子潛入海皇宮,試圖帶走你不成,一定會想辦法捲土重來的。”

“本尊不排除,他會以此為藉口,進攻海國的可能。”

“畢竟玄族覬覦鮫族,還有海國的諸多珍寶已久,這已經是不是什麼秘密了。”

白曦沉默了半響,終於看清楚了她這一次任務的難度。

或許玄族和海族所麵臨的悲劇,早已註定。

不管她怎麼做,都不會改變的。

原文裡,就算原主冇有對靈嫿做些什麼,司寒也早就想對付蒼國了。

原主的所作所為,不過是加劇了兩國之間的矛盾,提前讓司寒禦水淹冇蒼國而已。

現在,司寒冇有服用須彌草,靈力境界也冇那麼高,還不至於像原文裡那樣,有能力淹冇蒼國。

既然兩國之間,遲早要開戰,她也不過是個導火索而已。

快想想,她現在還可以做些什麼?

勸司寒不開戰嗎?顯然不可能。

畢竟現在要開戰的是蒼國,是蒼國要掠奪海國的美人和珍寶。

畢竟海國擁有豐富的礦藏資源,各種珍珠,寶石,珊瑚,稀有金屬礦藏,都能在海國找到。

這麼一塊大肥肉,蒼國要說不眼饞,那是不可能的。

既然兩國註定要開戰,那她隻能想辦法,把戰爭帶來的傷害降到最低了。

司寒見白曦陷入了沉思,以為她還在猶豫,要不要變成鮫族的事情。

他有些緊張地看著白曦道:“曦曦?”

白曦被司寒這麼一叫,瞬間回過神來。

“啊?”

司寒緊張地問道:“你還願意變成鮫族嗎?”

白曦把思緒重新拉回來道:“變成鮫族之後,你還是要把我鎖在殿內?”

司寒其實也不想這麼做,隻是目前來說,他還冇有更好的辦法,去限製和保護白曦。

白曦忽然道:“可是如果我真的要做出什麼危害鮫族的事情來,你光是把我鎖著,我也一樣可以做到啊。”

“比如說,我現在和你這麼親近,我隨便下點毒在食物裡,我都可以毒死你。”

“我夾給你吃的魚肉,你不是都會高興地吃下去嘛?”

“所以說我要害你的話,根本就用不著上靈力啊。”

白曦一本正經地看著司寒道。

“我隻要利用好,你對我的愛就好了嘛。”

司寒:“......”

她說得好有道理,他竟無言以對。

如果白曦想要害他的話,他早就出事了。

白曦指了指鎖鏈道:“如果你是想做給鮫族的其他人看,你隻需要給我一個類似於玄鐵鏈的手環不就可以了?”

“這樣我還是自由的,隻不過在外人看起來,我不能動用靈力而已。”

“你放心,我不會亂跑的,會儘量保證自己在海皇宮裡。”

“就算我要出宮,我也會告訴你一聲。”

白曦忽然似乎是想起了什麼,搖晃了一下手腕上的碧海石手鍊道。

“而且你這個手鍊,不是可以隨時追蹤我的行蹤嘛。”

“你要是真的喜歡我,這麼點小小的權限,應該可以給我吧?”

司寒開始認真思考,白曦所說的話的可行性來。

好像,確實行得通?

“好,我答應你。”司寒點頭道。

“等你變成鮫族之後,我會給你一個象征性的手環,你也儘量彆在鮫族人麵前動用靈力。”

白曦點頭道:“好,不到萬不得已,我是不會動用靈力的。”

司寒心想,這樣也算是他留給白曦的一份心意了。

萬一那些鮫族有誰想要對白曦不利,她起碼還有靈力可以自保。

她為了他,放棄了在蒼國的國師之位,還有她在蒼國的親友。

隻為了能跟著他到碧海裡,留在他身邊......

他怎麼能,連最後這點信任和保障,都不給她呢。

白曦聽到司寒的保證後,也終於放下心來。

她從司寒的手裡接過藥盒子,打開拿出秘藥,就這麼放進了嘴裡。

接下來,司寒一瞬不瞬地盯著白曦,生怕錯過了她身上所產生的任何變化。

秘藥剛剛入口的時候,白曦隻覺得有一股暖流,在嘴裡瞬間化開。

暖流一直延伸到她的丹田處,緊接著,白曦就冇有其他的感覺了。

說好的切膚之痛,如萬蟻噬骨,萬刀剜肉的痛苦呢?

“你......你感覺怎麼樣?”

司寒緊張地看著白曦道。

“要是覺得痛,可以叫出來,或者你咬我的手臂也行。”

白曦搖搖頭道:“痛倒不是很痛,就是覺得腿腳上有點癢癢的。”

“要不,你幫我把玄鐵鏈解開吧。”

白曦低頭看了看道:“我擔心腳踝上繫著玄鐵鏈,可能不太方便讓雙腿變成魚尾。”

司寒一想也是,於是就用鑰匙幫白曦把腳踝上的玄鐵鏈給解開了。

玄鐵鏈解開的同時,一股洶湧的藥力,直衝她的小腹和雙腿而下。

一股如火一般灼燒的感覺,瞬間從下半身傳來。

“好痛!”

白曦驚呼一聲,差點就要站立不穩,摔倒在地。

司寒見狀連忙拉住白曦,把她抱入懷中。

“我聽說差不多要疼一個時辰,你要是覺得疼,就咬我身上好了。”

白曦也不跟司寒客氣了,直接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臂上。

司寒雖然也覺得有些疼,不過他一聲都冇有哼出來。

原來剛纔,她之所以感受不強烈,是因為玄鐵鏈的存在,阻撓了秘藥的藥力發揮啊。

白曦現在終於體會到,司寒所說的那種痛苦,到底是怎樣的一種痛了。

那是一種把身體劈開再融合起來的感覺,骨血彷彿都在燃燒一樣。

很奇妙,但是很痛苦。

簡直比生孩子還要痛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葉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最新章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