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曦幫藍瑾擦完眼淚,引導他笑道。

“來,笑一個嘛。”

藍瑾聞言,扯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來。

白曦:“......”

你還是彆笑了,假笑怪滲人的。

為了確定藍瑾的心意,白曦再一次問道。

“你確定要放棄出宮另嫁的機會嗎?”

藍瑾拚命搖頭,繼續抱緊白曦的大腿道。

“藍瑾要永遠跟隨在陛下身邊,絕不出宮!”

白曦:“......”

嘖,怪事!

先是白綰拒絕領走花侍君,再然後就是藍瑾不願意出宮另嫁。

她不過是想快點刷滿這些侍君們的好感度而已,怎麼就這麼難呢?

白曦拍了拍藍瑾的腦袋道:“藍侍君,你先起來吧。”

藍瑾睜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白曦道。

“陛下先答應我,不會下旨讓我出宮,我纔起來。”

白曦無奈,隻好正經道。

“隻要藍侍君不願意,朕絕不會下旨讓藍侍君出宮另嫁。”

藍瑾聞言,終於破涕為笑了。

白曦:“......”

哎,難搞哦這次。

“藍侍君昨日才......落水,想必身體受寒,還需要將養些時日。”

“不如藍侍君就先回去,好好將養身子吧。”

“等你身子大好些了,朕會再去探望你的。”

白曦本來隻是客套兩句,但是藍瑾的心裡卻是另外一番理解。

陛下之所以願意放過他的戀人,前提是他願意獻身於她,對吧?

他就知道,陛下冇有那麼容易放過他,放過藍氏一族的......

藍瑾擦了擦眼淚,露出一個端莊得體的笑容道。

“是,藍瑾知道了。”

說完,他朝著白曦福身一禮,隨即便退出了鳳陽殿。

白曦:“......”

是她的錯覺嗎?

她怎麼覺得藍瑾剛纔的表情,有一種視死忽如歸的既視感?

而且他那個笑容,怎麼有一種大義凜然,即將慷慨赴死的感覺?

直覺告訴白曦,藍瑾的表現不對勁。

可是她又說不上來,到底是哪裡不對勁。

白曦乾脆不想了,把這個問題暫時拋諸腦後。

算了,管他呢。

白曦叮囑008道:“小八,你幫我看著點藍瑾,可彆再讓他尋死覓活了。”

“哦,對了,還有花蓮君,他最近可能精神頭不佳,心情比較失落。”

“你記得幫我盯好他們,可彆讓他們出什麼差錯了。”

她記得,藍瑾的戀人,好像也是原文裡,比較重要的一個人物,反正手裡有實權的那種。

要是藍瑾和花蓮君出了什麼差錯,白綰和藍瑾的那個神秘戀人,非把她大卸八塊不可。

008答應下來道:“好咧,曦姐!”

“我這裡有很多塊螢幕,你想讓我同時監測多少位侍君都冇問題!”

白曦幽幽地轉眸看向008,忽然扯出一抹笑道。

“是嘛?”

“那你順便幫我監測一下沈宴吧。”

008原本隻有兩隻小爪子,聞言憑空又從光球裡凝聚出第三隻小爪子,點開第三張螢幕道。

“冇問題曦姐。”

白曦:“......”

她家統子很有當八爪魚的潛質啊。

*轉眼間,就到了出宮的日子。

由於秋日寒涼,沈宴特地給自己披了一件比較厚實的披風。

而白曦,則是披了一件比較薄的披風,純粹裝飾用。

兩人站在一起,一個像是在過秋天,一個像是在過冬天。

白曦忍住抽搐的嘴角,微微一笑道。

“沈侍君很冷麼?”

沈宴裝模作樣地咳嗽了幾聲道。

“咳咳咳......”

“侍臣本就體弱,既然是要出宮散心,自然是要多穿一些了。”

白曦:“......”

鬼纔信他體弱。

不過是為了往披風裡,撒更多的毒粉,好讓她在靠近他的時候,慢慢地中毒罷了。

這個沈宴,心機可真深沉啊。

白曦上了馬車之後,冇有和沈宴坐在一邊。

她坐在沈宴的對麵,一點也冇有要挨著他坐,占他便宜的意思。

沈宴和白曦麵對麵,少不了就要和她進行眼神接觸。

白日裡的光線明亮,白曦的眼神十分清澈淡然。

這是沈宴第一次,認認真真地看到白曦的視線。

冇有往不該看的地方看,全程隻是偶爾把視線落在他身上。

馬車上有些顛簸,白曦本來帶了本書打算在路上看的,後來實在太顛了,就放棄在馬車裡看書了。

沈宴本以為白曦不看書了,視線肯定又會往他身上瞄。

畢竟,之前他以巫師的身份進宮和她診脈的時候,她的視線就冇有老實過。

可是這一次,沈宴猜錯了。

喧鬨的叫賣聲傳入車廂裡,白曦順手撩開了車簾子,往一旁的市集看去。

市集上人來人往,十分熱鬨。

沈宴:“......”

以往白曦隻要看到他,視線就會忍不住往他身上瞄的啊?

除非是花蓮君在場,她纔會減少看他的次數。

而現在,白曦和她孤女寡男,共處在一輛馬車的車廂。

她竟然冇有多看他一眼,反而是看市集去了?

難不成市集的吸引力比他強?

他的魅力什麼時候減弱了?

就在沈宴懷疑自己的男性魅力減退的時候,白曦朝著沈宴招了招手道。

“沈侍君,你過來一下。”

沈宴這纔回過神來,扯唇一笑。

看來陛下這是在欲擒故縱吧?

白曦此人果然性格陰詭,不按常理出牌。

心裡雖然這麼想著,但是沈宴的身體還是聽話地坐到了白曦身邊。

“陛下,怎麼了?”他問道。

白曦指了指車廂外麵道:“你看那邊。”

沈宴循著白曦的手指看去,發現一個凶神惡煞的胖女人,正在扯著一個紫衣男子的衣領,當街咒罵道。

“老孃買你做妾室,是為了讓你給我當牛做馬的,不是來享福的!”

“你這也不肯做,那也不肯做,怎麼?你是你妻主還使喚你不得了?”

那個胖女人正想抬手打那個男子,卻被紫衣男子躲開了。

他雖然臉上和頭上都是灰塵,手上也都是疤痕,但是他眼神裡湧動著不妥協的光芒。

“誒?居然還敢躲?”

那女人見紫衣男子竟然還躲著她,當即就要發飆了。

她拿過一根抽牛馬的鞭子,就要往紫衣男子的身上抽去。

紫衣男子一把抓住了那鞭子,用力一扯,順手就把胖女人給扯倒在地。

“誒,反了你了,竟然敢讓妻主摔倒?!”

“我今日非得好好教訓你不可!”

白曦眉頭一蹙,沉聲開口道。

“住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葉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最新章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