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來她早就把藍丞相還有周禦史最寵愛的夫侍,給“請”到了宮裡,由金吾衛看管著。

沈宴在得知白曦的佈局之後,內心又是欣喜又是擔憂。

欣喜的是,這樣有謀略和手段的她,是不會輕易被三皇女殿下等人扳倒的。

擔憂的是,帝王心術,深沉莫測,保不準哪天,她就不會再喜歡他了。

雖然她現在向他保證,隻會喜歡他一個。

可花無百日紅,人無千日好。

終有一日,白曦會因為他年老色衰而厭棄他的。

帝王寵愛他時的甜言蜜語,沈宴會相信當時的她是真心的。

可他也冇有天真到,會儘信此言。

這種時候,沈宴都會無比地慶幸,自己的身份是巫師。

巫族有許多十分厲害的巫蠱之術,其中有一種降術,名為情降。

中此降術者,將會死心塌地地愛上施術之人,並且此生不渝。

若要解開此降術,須得施術之人親自解開才行。

但是,這情降有一個致命的弱點。

若是中術者精神力強悍,有反抗之意,施術者便會遭到反噬,從而傷及臟腑。

隻是,沈宴現在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

他必須要在白曦還寵愛他的時候,早日向她實施情降,好鞏固他在白曦心目中的地位。

*沈宴按照答應白曦的那樣,采訪了深宮裡,諸位侍君對於新律法的意見。

諸位侍君一開始都覺得十分地不可思議。

但是一想到平常他們有什麼病痛,或者需要解決的困難,都是沈宴幫的忙,他們也就相信了沈宴。

沈宴憑藉著他在後宮之中的威望,收集到了許多位侍君對於新律法的意見。

藍瑾在得知白曦竟然有意要推動提高男子地位的律法,一開始也是不信的。

“若是男子也有婚嫁自由的權利,不必囿於父母之命......”

藍瑾咬了咬下唇道。

“我就不會被父親,送給陛下了。”

沈宴安慰道:“藍侍君,陛下最近真的轉變了許多。”

“或許放你出宮,和心愛之人相聚,就是不久之後的事情了。”

忽然,沈宴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似的,問藍瑾道。

“對了,先前陛下不是說過,會放你出宮再嫁嗎?”

沈宴有些好奇地看著藍瑾道:“你怎麼......”

藍瑾有些窘迫地道:“我擔心陛下不過是在利用我引蛇出洞,為了保護好她,所以我就......”

他忐忑不安地對著手指道。

“我就去求陛下,不要放我出宮了。”

沈宴聞言,豁然失笑。

“原來是這樣啊。”

沈宴摸了摸藍瑾的腦袋,安慰他道。

“放心吧,陛下近日的變化,我都看在眼裡。”

“我相信,陛下一定是真心想要放你出去,和你的愛人團聚的。”

藍瑾低頭沉吟了片刻,然後道。

“若是這些律法真的頒佈了,我就相信沈侍君的話,相信陛下是真心想要放我出宮另嫁的。”

沈宴點點頭,欣慰道。

“好,藍侍君且等著看吧。”

“陛下一定會不負所望的。”

沈宴之所以鼓勵藍瑾離開白曦,一部分是因為,他希望藍瑾可以和心愛之人團聚。

另一部分原因,自然是他希望這深宮裡的侍君,越少越好了。

隻有這樣才能減少和他爭寵的侍君,他才能徹底獨占陛下啊。

接下來,沈宴要勸導離開深宮的重點目標,是花蓮君。

也是他在後宮中,最強而有力的對手。

他之前就能明顯地察覺到,白曦最喜歡的侍君,其實是花蓮君。

畢竟那樣俊美如謫仙般的人物,還是長安城裡的花魁,這般能歌善舞的金絲雀兒,誰見了不喜歡,不憐愛呢?

花蓮君聽沈宴說,這些律法是白曦想要推動的,頓時眼眸一亮,俊美的臉龐上露出一絲詫異的神色。

“陛下她,當真要推行這些律法?”

沈宴一看到花蓮君的神情,心中就有了一絲絲不祥的預感。

“是啊。”

沈宴陪著笑道:“我看花侍君曾經在教坊還有梨園待過,想必對於伶人的處境比較熟悉。”

“我想,你應該對於伶人需要什麼樣的律法,保障其人身安全,人格尊嚴,有著獨到的見解......”

說到最後,沈宴的聲音逐漸小了下去。

因為,他看到花蓮君看著文稿上的一條條律法,陷入了沉思,神情也變得有些耐人尋味起來。

如今三皇女殿下辜負了他,而陛下,是他唯一的依靠了。

從這些即將要頒佈的律法上來看,陛下是一個有抱負,有雄才偉略之人,值得他托付終身。

陛下向來喜歡他,既然如此,他何不從了陛下呢?

“花侍君?”

“花侍君??”

聽到沈宴的呼喚,花蓮君終於回過神來。

“教坊和梨園的伶人,最頭疼的地方就在於,那些達官貴人經常把他們買下,當做玩物般培養,最後送給其他人獻媚討好。”

花蓮君彷彿是陷入了回憶一般,娓娓道來。

“若是能增加一些律法,我希望買賣伶人須得得到伶人自己的同意,教坊和梨園不得強迫伶人,虐待伶人。”

“還有,廢除伶人隻能做妾室的舊律法。”

“......”

沈宴一邊聽,一邊把花蓮君的提議記錄下來。

在記錄的過程中,他還不忘時刻注意著花蓮君的神情變化。

他不會看錯的。

花蓮君在看律法文書初稿的時候,臉上分明是欣喜,崇拜,還有仰慕的眼神。

難不成花蓮君他,也喜歡上陛下了?

這個念頭一出,沈宴便覺得如坐鍼氈,如芒在背。

他抓緊時間記錄好花蓮君的提議,取回了律法文書初稿,離開了花蓮君所住的海棠閣。

回去摘星殿後,沈宴隻覺得越想越不對勁,越想越不放心。

在他把律法文書初稿帶走的時候,花蓮君還有些戀戀不捨,一直目送著他的身影離開。

花蓮君該不會真的因此而對陛下改觀,從而愛上陛下了吧?

可千萬彆啊,陛下之前那麼喜歡花蓮君,要是花蓮君真的愛上了陛下,那陛下身邊,還有他的位置嗎?

就在沈宴這邊還在忐忑不安,憂心忡忡的時候,陌影進來向他報告道。

“主子,奴纔剛剛聽聞,花侍君去了鳳陽殿。”

“您......要跟去看看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葉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最新章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