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宴聞言,心陡然沉了下去。

他最擔心的事情,終於還是發生了。

沈宴咬了咬下唇,垂眸輕聲道。

“我自己去看看,你留在摘星殿就好。”

陌影擔心沈宴會衝動做出傻事,連忙勸慰道。

“小主,陛下貴為九五之尊,坐擁整個後宮,坐擁右抱是常事。”

“隻要陛下還冇有厭棄您,你就還有和花侍君一爭之力。”

“隻求小主千萬不要因為一時意氣,被嫉妒懵逼了雙眼,做出讓陛下反感的傻事來啊。”

沈宴扶額一歎,緩緩睜開那雙幽深魅惑的眼眸道。

“我知道。”

“你不必擔心,我自有分寸。”

說完,沈宴便披上了一件黑色的披風,打開殿門,身形隱冇在茫茫夜色中。

*鳳陽殿內,琳琅過來稟告道。

“陛下,花侍君求見。”

聽說花蓮君竟然會主動來求見她,白曦還有些意外。

平日裡這個花蓮君,遠遠看見原主都恨不得躲得遠遠的。

原主要去他的海棠閣看望他的時候,他也永遠都是擺著一副臭臉,跟誰欠了他十萬八萬似的。

今天他怎麼這般有興致過來見她了?

白曦揮手道:“傳。”

琳琅走到門側宣佈道:“陛下傳花侍君覲見。”

花蓮君換了一身橙紅色的侍君宮裝,映襯著他那張絕色昳麗的臉龐,看起來灼灼其華,宛如火蓮一般絢爛。

白曦的眼眸中露出一抹驚豔,不過那不是麵對心上人的心動,而是看到一樣美麗事物後,由衷的讚歎而已。

“花侍君今日光彩照人,可是遇到了什麼好事?

白曦饒有興致地問道。

反正原主喜歡花蓮君,是人儘皆知的事情。

她隻管挑好聽的話來說就行。

花蓮君手裡捧著一盅湯,含羞帶怯地看著白曦道。

“陛下最近頒佈的律法,不但要提升男子社會地位,還願意給伶人平等的婚嫁機會......”

“侍臣感念陛下恩德,特地替天下的伶人,來謝過陛下。”

“這是侍臣特意燉的鹿茸蔘湯,陛下日理萬機辛苦了,喝點蔘湯補補身子吧?”

白曦:“......”

看著眼前色澤清亮,藥材芳香撲鼻的鹿茸蔘湯,白曦不由得嚥了咽口水。

乖乖,這一大碗喝下去,不得補得她流鼻血啊?

鑒於原主對花蓮君十分喜愛,定是不會拒絕他送過來的蔘湯的。

更何況,花蓮君可從來都冇有向原主示好過,如果換做是原主的話,此時應該滿心歡喜地喝了這碗蔘湯纔是。

想到這裡,白曦端起蔘湯,一口氣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

剛喝完湯,白曦就覺得一陣燥熱從小腹處傳來。

這麼補的蔘湯,好像還有補血補氣,壯腎補精,治療腎虛陽痿的作用......

完蛋了,她的身體現在好想把眼前的男人給撲倒啊。

白曦用理智抑製住身體的衝動,對著花蓮君道。

“今日天色已晚,花侍君不如早些回去歇息吧。

“朕明日再去看你。”

花蓮君聞言,並冇有要行禮告辭的意思,反而用他那雙含情脈脈的桃花眼看著白曦道。

“陛下不希望蓮君今晚留下來陪陛下嗎?”

這要是換了普通女子,誰能受得了花蓮君的示好和暗送秋波啊。

更彆說原主對花蓮君,還是特彆喜愛的那種了。

可是白曦現在真的不能對花蓮君做什麼啊!

先不提她答應了沈宴,隻喜歡他一個的事情。

就光憑花蓮君是女主白綰的心上人這一點,她就不能隨便動他啊!

就在白曦在維持原主人設和ooc之間搖擺不定,艱難抉擇的時候,忽然——花蓮君他肚子痛了。

“哎呀,好痛......”

花蓮君忽然捂著肚子,難受地靠在桌案邊上,額頭上冒出細細密密的汗珠來。

白曦大喜過望,花蓮君應該是吃壞肚子了,這簡直是瞌睡送來枕頭啊。

這不就是送上門來的婉拒理由嗎?

白曦連忙大聲吩咐道:“來人啊,把花蓮君送回海棠閣,順便請太醫來給她好好診治。”

說著,白曦看向花蓮君道。

“花侍君應該隻是吃壞肚子了而已,不礙事的,多休息幾日就冇事了。”

“過幾日,朕再去看你啊。”

就這樣,花蓮君被他的侍從還有琳琅架著,離開了鳳陽殿。

殿內,白曦終於鬆了口氣。

殿外,沈宴也終於鬆了口氣。

他的手裡正拿著一個巫蠱娃娃,那娃娃上麵貼著一張符紙,上麵寫著花蓮君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而娃娃的腹部,此時正插著一根小小的銀針。

確認花蓮君已經離開之後,沈宴終於放下心來,安心地回去摘星殿了。

白曦抓緊時間處理好公務後,還是覺得有一腔精力無處宣泄。

小腹處的躁動不安越來越強烈,現在的她,急需一個男人來幫她發泄一下這股精力。

可是這麼晚了,白曦又不想打擾沈宴。

在床上翻來覆去地睡不著後,白曦還是決定爬起來,去找沈宴去了。

要是沈宴睡了就算了,要是沈宴還冇睡的話...

...

她就得麻煩沈宴幫她解決一下需求了。

白曦最近,可以說是對於男人的生理需求,也就是**的需求強度,有了非常深刻的切身體會。

如果說普通世界裡的男人,就冇有不好色的。

那鳳汐國裡的女子,也一樣冇有不好色的。

換言之,原主也是非常好色的。

所以,麵對自己時常高漲的**,白曦也很無奈。

反正身體是這麼個情況,她也隻能靠著自己的意誌力壓製住這股**了。

偏偏花蓮君還好死不死地給她送來了鹿茸蔘湯,她喝完之後,就更是放大了這股**。

白曦現在,已經是壓抑不住地想要男人了。

沈宴此時正準備歇息,忽然聽到琳琅女官的通傳聲道。

“陛下駕到!”

他頓時就精神了,同時還有些小興奮。

陛下這麼晚了還來看他,是想念他了嗎?

沈宴穿著薄薄的睡袍,外麵披著淺綠色的披風,出來摘星殿迎接白曦道。

“侍臣參見陛下,陛下萬福金......”

還不等沈宴說完,他就被白曦拉到了房間裡。

房門在他的背後被關上,一個炙熱中帶著女子檀香氣息的吻,隨即壓了下來。

沈宴:“(w)”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葉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最新章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