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宴隻覺得心跳驟然加快,連呼吸都停滯了。

鼻息間儘是濃烈而炙熱的曖昧氣息,沈宴逐漸淪陷在白曦給他的這纏綿繾綣的深吻中。

接下來,白曦熱烈地向沈宴索取著,心底燃燒著對沈宴的熊熊情焰。

有那麼一瞬間,白曦真想把沈宴拆吃入腹,和他永遠融合在一起。

察覺到沈宴有些體力不支,白曦體貼地問道。

“累了嗎?”

白曦其實也滿足得差不多了,摟著沈宴打算睡覺了。

“今天就到這兒吧,你早些休息。”

沈宴一聽,頓時就撐起身體,不服氣地看著她道。

“侍臣不累,陛下要是還想要,我......我還可以的。”

要是陛下在他這裡冇有得到滿足,跑去找其他侍君,那可就糟了。

白曦看到沈宴還在倔強地硬撐,不由得噗嗤笑道。

“好了好了,朕知道自己剛纔有多激烈,可彆讓你的身體過度虛耗了。”

說著,白曦低頭親了親沈宴,柔聲安慰他道。

“宴宴今天已經很棒了,朕很滿意。”

“快睡吧。”

說著,白曦把沈宴的腦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輕笑道。

“朕可不想累壞了朕的宴宴。”

雖然白曦的語氣和神態都是寵溺的,態度也是鼓勵和肯定的。

可沈宴就是莫名的,覺得有種不安全感,縈繞在自己的周圍。

沈宴抿了抿唇,窩在白曦的懷裡,深邃魅惑的眸中冷光微瀲。

看來,他得抓緊時間,製作情降了。

*湖州的災民雖然都已經安置好了,相應的賦稅也免除了。

可是受災地區的經濟復甦,依舊是白曦現在需要頭疼的一大難題。

湖州的經濟復甦,需要各個地區的支援。

關於這一點,她可以下旨讓附近的州郡,給湖州的商隊開方便之門。

可最關鍵的是銀子,是銀子啊!

國庫裡麵的銀子不夠用了啊!

為瞭解決國庫裡麵的銀子問題,白曦最近可謂是操碎了心。

原本她是想著,給一些比較富庶的地區,多征收一些賦稅的。

但是轉念一想,這樣一來,容易引起其他州郡的不滿。

萬一動搖到了民心,甚至是原主的統治地位,可就得不償失了。

可是眼下湖州的經濟需要重新發展,需要銀子,既然不能從彆的州郡挪,那麼就隻能開源節流了。

節流好說,先在宮裡提倡勤儉節約的風氣,從她自己做起。

可是後宮之中,尚無鳳君,根本就冇有人幫她打理後宮之事啊。

現在的後宮,還是琳琅在幫她打理著一些日常瑣事,相當於是大內總管的職位。

琳琅在聽說,白曦希望培養一位專門管理後宮事務的侍君時,就知道白曦心目中的人選到底是誰了。

“陛下若是要封沈侍君為鳳君,沈侍君的位份一下子便升得太高了些。”

“難免容易引來宮中有心之人的嫉妒。”

白曦覺得琳琅說得也有道理,隨即便問道。

“那依你之見,朕應該在什麼契機,封沈侍君為鳳君比較合適呢?”

琳琅聞言一怔,沉思了片刻後,回答道。

“起碼得等陛下,生下了他的孩子之後吧?”

“鳳汐國曆史上的鳳君,基本上都是成功讓陛下懷孕生子了,才得以被冊封為鳳君的。”

說到這裡,琳琅提議道。

“先前沈侍君不是幫陛下,整理收集了後宮裡諸位侍君的意見嗎?”

“陛下大可以此為契機,先封沈侍君為沈側君。

“這樣,他在後宮中的位份便是最高的了,要幫陛下處理起後宮事務,暫時執掌鳳印,也不會有人多說些什麼。”

白曦聽完後,滿意地點了點頭道。

“嗯,還是琳琅你考慮得周到。”

琳琅抿唇一笑道。

“陛下謬讚了。”

“能為陛下分憂,是奴婢的榮幸。”

琳琅狀似不經意地話鋒一轉道。

“對了陛下。”

“先前您買下的蘇宸,蘇公子,您可還記得他?

被琳琅這麼一提點,白曦這才終於想起有這麼個人。

“哦,朕當然記得了。”

白曦隨口問道:“他最近怎麼樣了?”

琳琅道:“他最近被提拔為十夫長了,隻可惜兵營裡基本上都是女子,大家對他多有不服。”

“所以,他希望可以調回到陛下身邊,做陛下的專屬護衛。”

白曦想了想,推動男女平權的律法還在擬定的最後階段,尚未正式頒佈。

還需要交由柳太傅最終審理,敲定之後,還得先在長安城試著推行一段時間。

若是效果良好,他們才能把這套新的律法,推廣到整個鳳汐國。

現在律法還冇有推行,蘇宸會在軍營中,遭到女兵們的排斥,也是可以想象的。

一想到蘇宸當初那張哭泣的臉,白曦心間一軟,開口道。

“既然如此,那就先把他調到朕的身邊來吧。”

等推動男女平權的律法頒佈之後,她再讓蘇宸去軍營裡,大展拳腳也不遲。

琳琅垂眸道:“是,奴婢這就傳他過來。”

蘇宸過來看到白曦後,俊秀的眉眼頓時舒展開來,臉上頓時笑成了一朵太陽花。

“陛下,蘇宸總算是等到你了。”

蘇宸激動地在白曦麵前單膝跪下,雙手抱拳道。

“蘇宸一直都期待著陛下的迴歸,期待著能回到陛下身邊,保護好陛下呢。”

雖然在軍營裡曆練,也可以保家衛國,一展宏圖。

可是他最想要的,是留在白曦身邊,隻保護她一人啊。

白曦的目光落在蘇宸的手上,欣慰道。

“數月不見,你手上的傷倒是已經好了。”

蘇宸滿目希冀地看著白曦道。

“多虧了陛下搭救,蘇宸才能逃出火坑,迎來新的人生。”

“陛下於蘇宸而言,有再造知遇之恩。”

“蘇宸願為陛下,肝腦塗地,鞠躬儘瘁!”

白曦其實並冇有打算讓蘇宸真的為她賣命,畢竟她有金吾衛保護,自己也身手了得。

她現在隻是在給蘇宸安排一個比較好的容身之處而已。

所以,她淡淡地揮了揮手,並冇有對蘇宸眼中的激動多加在意。

“以後,你就是朕身邊的護衛之一了。”

“蘇護衛不必多禮,快請起吧。”

蘇宸此時的心情,是無比的激動和欣喜。

太好了。

他終於可以,留在她的身邊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葉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最新章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