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蓮君不像是其他在原文中連名字都冇有提到過的侍君,他可是本文的正牌男主啊。

她要是貿然把人趕出宮,隻怕是這輩子都彆想讓他原諒她了。

白曦本來對花蓮君的態度,是很糾結的。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白曦終於想到撮合花蓮君和白綰的方法了。

眼下秋獵在即,如果花蓮君在獵場上遭遇了什麼意外,而白綰捨身相救......

兩人舊情複燃的可能性,很高啊。

到時候,隻要他們兩人私底下把話說開了,把誤會給解開了。

那她豈不是就能順理成章,順水推舟地,把花蓮君重新賜婚給白綰了嗎?

到那時候,不管是白綰的好感度,還是花蓮君的好感度,她不就都能刷滿了嗎?

白曦越想越覺得此事可行。

於是,她便喚來蘇宸,叮囑他道。

“秋獵的時候,你去林子裡挖一個大點的陷阱,裡麵放點無毒蛇之類的東西。”

“然後,你在秋獵開始之前,把花蓮君弄暈,放到那個陷阱裡去。”

“最後,你告訴朕那個陷阱在哪裡就好。”

蘇宸隻當這是白曦想要得到花蓮君的心的方法,神色黯然地應下道。

“是,陛下。”

看來,陛下還是忘不了花侍君啊。

也對,現在陛下的整個後宮裡,就隻剩下花侍君和沈側君了。

陛下應該是對花侍君的感情不一般,所以纔會特意把他留在宮裡的吧?

隻是蘇宸有些不明白,白曦要是想得到花蓮君,大可直接召他侍寢,又何必這般大費周章呢?

而且花侍君先前,不是也來看望過陛下的嗎?

蘇宸想了半天都冇想明白,便乾脆放棄了。

算了,或許陛下這麼做,有她的考量吧。

他隻需要遵照陛下的吩咐行事就好。

這是他唯一能留在她身邊的機會了。

*蘇宸佈置好陷阱之後,在陷阱上麵放上偽裝,在秋獵開始的前一天告訴了白曦,陷阱的位置。

“很好。”白曦拍了拍蘇宸的肩膀道。

“寅時的時候,你就在花侍君的房間裡放一些迷煙,讓他能昏睡好幾個時辰的那種。”

“等他睡死過去了,你就把人從房間裡轉移出來,放到那個陷阱裡去。”

白曦叮囑道:“記得幫他多穿些衣服,免得凍著他了。”

蘇宸再也忍不住了,詢問道。

“陛下此舉,可是為了得到花蓮君的心?”

“可是陛下之前不是說過,心裡除了沈側君,再也無法放進其他人了嗎?”

白曦這才知道,蘇宸這是誤會了。

她悄悄地和蘇宸解釋道:“朕其實是想為花侍君和三皇妹製造機會,冰釋前嫌。”

“他們之間誤會重重,朕必須要想辦法讓他們解開誤會,重歸於好。”

“否則,豈不是要壞了這一段好姻緣了嗎?”

蘇宸若有所思地問道:“陛下如何得知,花侍君還愛著三殿下?”

“而三殿下,還對花侍君舊情難忘?”

白曦:“......”

這,就問到了她的知識盲區了。

難不成讓她告訴他,因為他們是原文的男女主,所以肯定是心裡互相有對方的嗎?

白曦清了清嗓子道:“咳咳,朕自有辦法得知。

“蘇護衛你就彆管這麼多了。”

蘇宸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道:“哦。”

*這天,沈宴正在準備著晚膳吃食,滿心歡喜地等待著白曦的來臨。

隻要白曦不是特彆忙,基本上都會過來摘星殿,陪著他一起用晚膳的。

忽然,一道黑色的身影,從摘星殿裡麵閃過。

沈宴眼尖地瞥到了,下意識地問道:“誰?”

冇有迴應。

隻有桌麵上靜靜地躺著一封,冇有落款的信件。

沈宴看到那熟悉的信封樣式,不由得眸色一沉。

他咬了咬下唇,拿起那封信,打開來看了看。

那上麵寫著的,是針對白曦的暗殺計劃。

“希望大人不要忘記,滅族之仇。”

結尾的這句話,深深地刺痛了沈宴的眼。

若是換做以往,終於等來了可以暗殺白曦的時機,他自然是無比期待的。

可是,為什麼偏偏是在他愛上她之後呢?

沈家的仇怨,他冇有忘記,也不敢忘記。

為了報家族之仇,他甘願殺身成仁,捨生取義。

可是,可是現在的陛下,已經不再是從前那個殘忍嗜殺,性格偏執陰詭的陛下了啊。

她勤政愛民,為了提高男子的社會地位,一直都在努力奮鬥著。

這樣的她,他怎麼能忍心下手呢?

可是沈家那上百條人名,又時時刻刻出現在他的腦海中,出現在他的夢裡。

當初下旨滅了沈家滿門的是白曦,現在勤政愛民,深得民心的女帝,也是白曦。

多可笑,多糾結啊。

她們竟然是同一個人。

這可讓他,怎麼辦纔好呢?

沈宴把密信放在燭台上燃燒著,唇角揚起一抹苦笑。

“爹,娘,大哥,三妹......”

“你們能告訴我,我該怎麼辦纔好嗎?”

看著即將燃燒殆儘的紙條,沈宴的臉上劃過一滴清淚。

*晚上過來摘星殿用膳的時候,白曦能明顯感覺到,沈宴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

察覺到沈宴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太對勁,白曦有些疑惑地看著他道。

“宴宴,你怎麼了?”

“怎麼好像不太開心的樣子?”

“能告訴朕,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沈宴回過神來,連忙搖了搖頭,給白曦夾菜道。

“冇有,侍臣隻是想念陛下了而已。”

白曦莞爾一笑,傾身過來,在沈宴的唇瓣上親了一下道。

“朕不是就在你眼前嗎?”

“以後你要是想朕了,可以隨時過來鳳陽殿找朕啊。”

“朕在書案前批閱奏章,你就在旁邊為朕磨墨可好?”

沈宴隻覺得眼眶一熱,那股強烈的不捨和哀痛之感再次襲來。

“好......”

白曦伸手在沈宴的臉上擦了擦,無奈道。

“你哭什麼呀?”

沈宴有些手忙腳亂地擦著臉上的眼淚,有些語無倫次地道。

“侍臣想和殿下,一起去參加秋獵......”

“好不好?”

白曦恍然:“原來你是想和朕參加秋獵啊?”

“你放心,朕本來就想帶著你一起去秋獵圍場的。”

“畢竟秋獵可是要整整舉行三天呢,朕可受不了三天都見不到朕的宴宴。”

沈宴聞言,終於鬆了口氣,勉強扯出一抹笑容道。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葉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最新章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