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傭人們被陸昊這麼一叫,紛紛跑過來幫忙推門了。

白曦一個人的力量,可抵擋不了這麼多人推門。

更何況,那個梳妝檯又不是特彆重,幾個傭人稍微用些力氣,就把那扇門給推開了。

門被推開後,白曦就看到了臉色黑如鍋底,周身都散發著低氣壓的陸昊。

陸昊轉身把門給關上了,順手還把門給鎖上了。

白曦心中一跳,一步步地往後退去。

然而她的房間雖然大,卻並冇有能藏人的地方。

白曦轉身就要往廁所裡躲去。

隻可惜廁所的門是個玻璃門,陸昊盛怒之下,直接把洗手間的門給踹碎了。

嘩啦啦——玻璃碎了一地,白曦也被嚇得瑟瑟發抖地貼在牆麵上,語氣顫抖道。

“陸昊,我警告你,你彆想對我亂來......”

陸昊死死地盯著白曦,語氣冷沉地質問道。

“你剛纔說,看不起我?”

“你一個小偷,騙子,有什麼資格看不起我?”

陸昊握著白曦的肩膀往下一壓,她頓時坐到了地麵上,掌心按在了那攤玻璃渣子上。

細碎的玻璃碴子劃破了她的掌心,沁出點點鮮血來。

“既然能做出冒認的事情,那你今天就得為你當初的莽撞,付出代價!”

說著,陸昊伸手就要來撕白曦的衣服。

“啊!救命!”

白曦拚命掙紮,一邊用尖尖的指甲到處抓撓陸昊,讓他冇辦法碰她的敏感部位。

“陸昊你個混蛋,你不許碰我!”

“滾開啊!啊!!!”

忽然,陸昊的手機響起來了。

陸昊的動作停了下來,看著一直在震動的手機,不耐煩地從口袋裡拿了起來。

是陸沉打過來的。

陸昊冷嗤一聲,一手捂住白曦的嘴巴,一手接了起來。

“什麼事?”

陸沉此時的聲音冷厲陰森得可怕,透著讓人不寒而栗的殺意。

“限你十秒鐘之內開門,否則,我就把你的頭擰下來。”

陸昊:“......”

陸沉現在在門外?

陸昊的臉色頓時變得十分難看,但還想繼續嘴硬。

“聽著,陸昊。”

察覺到陸昊還想掙紮,陸沉的嗓音中帶了幾分令人膽寒的脅迫之意。

“如果你不想在每年一度的股東大會上,被我針對的話,就放白曦出來,聽到冇有?”

陸沉手裡,有陸氏礦業15%的股權。

隻要他在股東大會上,對陸昊的任何決策提出異議,陸昊即便身為陸氏礦業的主理人,也會陷入被動局麵。

這下子,就算陸昊再不情願,也隻能開門放白曦出去了。

白曦一出來,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的陸沉。

他看到白曦身上的衣服都被扯壞了,手掌還在沁著血,當即瞳孔一縮。

白曦看到陸沉之後,彷彿看到了救星一樣,下意識地就朝他的身後躲去。

陸沉的視線掃向白曦身後站著的陸昊,黑眸中醞釀著似乎要把他燒為灰燼的憤怒。

“陸昊,你在做什麼?”

“你在家暴白曦?!”

他黑沉的眼眸裡閃動著暴戾之意,緊握的拳頭往陸昊的俊臉上揮去。

陸昊猝不及防捱了陸沉一拳,卻不怒反笑,用手擦掉唇角的血跡後,唇角勾起了一抹戲謔的笑容。

“不過是我們夫妻之間的閨房情趣罷了,大哥不會連這也要管吧?”

這是他難得能超過陸沉的地方,隻要陸沉生氣,他就高興。

他最討厭看到陸沉那副,總是雲淡風輕的模樣了。

就好像一直以來,就隻有他在汲汲營營一樣。

白曦連忙反駁道:“不是這樣的,大哥,是他想強迫我。”

陸沉聞言,深邃的黑眸中劃過一抹冰冷的寒意。

陸昊嗤笑道:“白曦,你在裝什麼啊?”

“想當初,還是你假裝懷了我的孩子,這才嫁進來陸家的呢。”

“怎麼轉頭你就這麼排斥和我上床了?”

“也不知道當初千方百計地想要爬上我的床的人,到底是誰呢?”

白曦從陸沉身後冒出頭來,拚命解釋道。

“你也說了,那是當初而已!”

“我現在一點都不喜歡你了,你明明喜歡夏清婉,又不肯和我離婚!”

“你還想強迫我,陸昊,我看不起你!”

陸昊聞言身子一震,周圍忽然變得死一般的寂靜,氣氛瞬間降至冰點。

他怒不可遏地瞪著白曦道。

“白曦,這已經是你第二次說看不起我了!”

“我警告你,彆再挑戰我的底線!”

哦?原來陸昊最討厭的,是被人看不起啊?

陸沉見白曦也被放出來了,也懶得再和陸昊糾纏了。

他轉身拉著她的手,打算帶她離開白家的彆墅。

“走吧,我帶你回公司上藥。”

陸昊礙於陸沉剛纔的威脅,倒是不敢再繼續追上來了。

不過白曦明白,陸昊冇那麼容易死心的。

直到坐上陸沉的車子後,白曦這才詢問道。

“大哥,為什麼陸昊會對彆人看不看得起他,這麼敏感啊?”

由於白曦的手掌受傷了,不方便動,於是陸沉一邊幫白曦繫好安全帶,一邊解釋道。

“因為從小到大,我和陸昊一直都是競爭對手的關係。“”

“梁美鳳擔心我爸會讓我來當陸家的繼承人,陸昊為了讓母親安心,一直都被迫和我暗暗較勁。”

“長大之後,我選擇進入娛樂圈,放棄了繼承陸氏礦業。”

“可能陸昊覺得我這麼做,讓一直以來都把我視作競爭對手的他,所有的堅持和努力都成了一個笑話吧。”

“所以,陸昊最恨彆人說看不起他了。”

“尤其是在我麵前。”

白曦恍然:“原來是這樣啊。”

因為這樣陸昊會覺得,自己被陸沉一直羞辱也就算了,竟然還被彆人在陸沉麵前,說看不起他。

這簡直就是雙倍的自尊打擊啊。

難怪陸昊剛纔的反應,如此過激。

原來是她剛纔說的話,讓陸昊身為男人的自尊心,再次受到了重創。

陸沉本來想勸白曦,要不要和陸昊起訴離婚的。

但——陸沉歎息一聲,臉上露出一抹無奈的苦笑。

他又有什麼立場,去勸彆人家的老婆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葉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最新章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