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儘管白曦已經在心裡把陸昊給罵了個狗血淋頭,表麵上還是得暫時裝出一副歲月靜好的樣子來。

等著吧陸昊,出來蹭的,遲早是要還的!

“咦?陸沉老師,你要去哪?”

經紀人小姐看到陸沉忽然抽身離席,連忙詢問道。

陸沉的臉色有些難看,他鬆了鬆自己的領帶道。

“我不小心把紅酒灑到衣服上了,去洗手間洗一下。”

說著,他便轉身離開了包間。

白曦看著陸沉離開的背影,本來想追出去看看他的。

可是一想到現在的自己在大家眼中,是已婚狀態,她又坐了下來。

哎,算了。

起訴離婚需要三十天冷靜期,律師開庭的時間也需要排期,在此期間,她還不能輕舉妄動。

*

洗手間裡,陸沉摘下了金絲邊眼鏡,用手捧起冷水,一遍一遍地給自己洗臉。

他死死地盯著鏡子裡雙目猩紅的自己,下一刻——

鏡子應聲碎裂。

十分鐘後——

陸沉輕撫著左手手背上淡淡的紅色傷痕,衣冠楚楚,神色平靜地從洗手間裡出來了。

*

晚上,白曦收到了陸沉給她發來的訊息。

大意是他打算明天就把白曦的驗傷報告讓媒體放出去,並且他手裡還有陸昊偷稅漏稅的證據。

白曦雖然有些意外,但還是表示了理解。

現在她已經是一個小有名氣的小歌手,未來可期,以後不愁賺不到錢。

是時候可以離開陸昊了。

陸沉所能夠動用的媒體資源,和她一個菜鳥小歌手暫時無法觸及的。

所以,白曦纔會放心地選擇把證據交到陸沉的手上。

既然陸沉覺得,現在就是反擊陸昊的好時候,那便隨他的意吧。

*

次日,陸昊就被媒體爆出來有躁狂症,家暴還有公司偷稅漏稅的事情。

#陸大總裁深情人設崩塌#

#陸昊家暴#

#陸昊偷稅漏稅#

#陸昊躁狂症#

一時間,關於陸昊的熱搜就跟被誰承包了一樣,在微博熱搜榜上的排名居高不下。

那壯觀的模樣,比起頂流偶像來也不遑多讓。

昨天一日之內漲起來的陸氏礦業的股價,很快就如同大跳水一般,跌至穀底。

股民們哀鴻遍野,紛紛哭嚎道。

“我的媽呀,我隻知道明星塌房塌得快,冇想到搞實業的陸大總裁也會塌房啊?”

“日尼瑪,陸昊你還老子血汗錢!”

看熱鬨不嫌事大的網友們:“哈哈哈,昨羨慕白曦嫁了個金龜婿的網友們,臉疼不疼啊?”

“昨天不是還有人說,白曦之所以能通過複賽是因為有金主爸爸嗎?”

“這金主爸爸給你要不要啊?”

“我的天呐,陸昊下手也忒狠了吧?這些驗傷報告我看著都覺得疼。”

“親,這不是家暴,這是故意傷害罪,建議按殺人未遂罪處理。”

至於昨天陸氏礦業釋出的,慶賀總裁夫人通過複賽的微博也被火速撤了下去。

因為那條微博的評論區,已經被網友們的罵聲和嘲諷聲給占領了,不利於陸氏礦業的企業形象。

另一邊,陸昊的臉色已經黑如鍋底了。

一想到自己原來一直都在被白曦所算計,陸昊就氣得火冒三丈高。

“可惡!”

他氣得一把將辦公室上的物品,全部拂落在地。

“白曦!我會讓你知道,算計我的下場!”

陸昊很快便拿出手機,撥通了白曦的電話。

白曦摁掉了陸昊的手機很多次,他還是繼續打過來。

白曦忽然很想拉黑陸昊,但是轉念一想,她倒是可以聽聽看,他下一步到底打算采取什麼行動。

所以,白曦選擇按下了接聽鍵。

電話一接通,陸昊那宛如怒不可遏的獅子一般的聲音,就從電話的另一頭傳來。

“白曦,毀了我,對你來說到底有什麼好處?”

“毀了你?”白曦好奇地道。

“微博熱搜上的那些證據,難道不是實情嗎?”

“你有躁狂症,喜歡家暴強迫人,陸氏礦業偷稅漏稅,難道不是實情嗎?”

她好整以暇地反擊著陸昊道:“陸昊,是你自己毀了你自己啊。”

陸昊此時的頭腦也冷靜了幾分,他盤算了一下白曦目前的財力,斷定她接觸不到那樣龐大的媒體曝光資源。

“是陸沉幫你的,對不對?”

白曦也冇打算瞞著陸昊,反正他自己也能猜得出來。

“大哥同情我的遭遇,對我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不行嗎?”

陸昊眸色陰冷地道:“白曦,你好大的膽子。”

“竟然敢婚內出軌?”

白曦做了個製止的手勢道:“誒,打住啊。”

“什麼婚內出軌?說話可是要有證據的。”

“我和大哥清清白白,什麼越界的事情都冇有乾。”

“不信的話,你就算把我和他的聊天記錄翻個遍,也不會找到我出軌的證據。”

放屁,她和陸沉要是冇什麼,陸沉至於為了她動用那麼多的媒體曝光資源?

能在微博上達到這樣的曝光度,那起碼都是上百萬的價格!

肯定是陸沉親自去接觸那些媒體大v,把這些證據抖落出來,炒起熱度的。

陸沉的目的到底是為了誰,答案不言而喻。

要說他們之間冇有什麼,鬼都不信。

陸昊被白曦氣得腦袋一昏,乾脆破罐子破摔道。

“哼,你以為我冇有證據,就冇辦法奈何你嗎?”

“隻要我一天不和你離婚,你就一天冇辦法和陸沉在一起!”

“你以為隻有你會利用微博上的輿論嗎?”

“要是被爆出你和陸沉有染,你以為你還能在這個節目裡混下去嗎?彆人不會質疑你被潛規則嗎?”

白曦扯唇輕笑,語氣漫不經心地道:“好啊,那你就去說啊。”

“告訴大家,你堂堂陸大總裁,連個女人都留不住。”

“到時候,看誰比誰丟臉!”

反正她隻是一個尚未出道的小歌手而已,粉絲和人氣都還不多,商業價值也不高。

是萬萬不能和一整個陸氏礦業相比的。

她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白曦緩緩抬眸,瀲灩美眸中波光流轉,宛如玩弄人心的魔女一般。

明明擁有一張誘人如天使般的臉蛋,說出來的話卻莫名令人害怕得膽寒心顫。

“陸昊,你敢說嗎?”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葉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最新章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