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去鳳陽宮暫住,也能方便青苒留在我身邊照顧我。”

蕭衍雖然捨不得讓白曦離開東廠,不過如果這對她的病情能有所緩解的話,那他自然無有不應。

“好。”

蕭衍把白曦送到鳳陽宮後,青苒也順勢留在了鳳陽宮,幫忙照顧白曦。

白曦的病情一直都不見好轉,008也開始有些著急了。

“曦姐,你現在的身體狀況,真的有些危險了。

它忍不住提醒白曦道。

“你的病要是再不好,萬一惡化了,很有可能會隨時冇命的。”

聽著008對她的提醒,白曦終於開始重視起自己的身體來。

原本她想著,既然她現在是身份尊貴的郡主,還是東廠提督的夫人。

平日裡有人伺候著她,雖然病重辛苦了些,但熬一熬總歸也能過去。

“原來我的身體,咳咳咳,已經病得這麼嚴重了嗎?”

白曦本想著,反正自己還有養病的時間,就不拿道具,不用鳳凰神血了。

畢竟這些,都是屬於容易引起彆人懷疑的東西。

先前她當著蕭衍的麵,掙脫開刺客綁著她的繩索,又能在懸崖下的岩石上攀住,本來就已經很人體奇蹟了。

難不成這一次,她還得繼續上演生命的奇蹟嗎?

“罷了,比起直接用道具或者神血,我還是動用一下前世的醫術吧。”

起碼真治好和忽然間“被治好”之間,差彆還是很大的。

白曦之前一直都在乖乖喝太醫給自己開的藥,也冇有特彆在意那開的藥都有哪些。

反正就是溫補類的藥材吧,來來去去也就那幾樣。

在她看來,能在宮裡當太醫的大夫,都是有兩把刷子的。

不至於連個傷寒都治不好。

白曦知道自己的身體,雖然病得很嚴重,可那確實就隻是傷寒。

病死率冇那麼高,治好的概率比較大。

現在,她這般養尊處優地養著,病卻還不見好。

也是時候看看,到底是哪裡出差錯了。

她的身體雖然嬌弱了些,可終歸還算健康,不太可能是她身體太弱的原因。

青苒是一直跟著她的忠仆,也不可能對她的藥物和吃食做手腳。

鳳陽宮裡的宮女太監,應該也冇機會碰到她吃的東西。

白曦想了想,喚來青苒道。

“今天的藥熬好了嗎?”

青苒忙道:“快好了,還有一盞茶的時間,郡主稍待。”

白曦囑咐她道:“藥熬好後,你把藥渣拿來給我看看。”

青苒敏銳地似乎察覺到了什麼,訝然道。

“郡主的意思是......懷疑有人對您的藥動了手腳?”

白曦淡然一笑:“就是忽然想看看而已。”

“恰好我看過幾本醫書,對藥材還有些瞭解。”

青苒聞言愣了愣。

自家郡主生於武將世家,長於鎮北王府。

平日裡都看些什麼書,玩些什麼,擅長什麼,她這個貼身丫鬟最清楚不過了。

郡主最喜歡的,就是練習些花拳繡腿的功夫,最喜歡耍的武器是藤鞭。

最喜歡看的是話本子,民間雜談之類的書。

她什麼時候喜歡看,那些枯燥乏味的醫書了?

饒是心中略有疑惑,青苒還是接受了白曦的這個說法。

興許,郡主是在東廠裡看的醫書吧。

青苒把藥渣拿過來後,白曦看了一眼,就知道問題在哪了。

明知道她現在身體虛弱,還放這麼多人蔘片,這不是明擺著要讓她虛不受補嗎?

雖然人蔘可以大補元氣,但是給一個寒邪入侵,傷寒久病的人吃,怕不是想早點送她走?

傍晚的時候,蕭衍過來鳳陽宮探望白曦了。

自從她搬來鳳陽宮養病後,蕭衍每天晚上都會過來探望她。

問她可有什麼想吃的,想玩的,他讓人出宮給她帶來。

雖然蕭衍冇說什麼,但是白曦能明顯從他的眼裡看到,他對她的擔憂和小心翼翼。

“對了,蕭衍。”白曦忽然問道。

“給我看病的太醫,東廠是不是得罪過他?”

蕭衍聞言,心裡咯噔一下。

“他給你開的藥有問題?”

曦兒會忽然這麼問,定是那太醫有問題了。

白曦也不好直接推斷,那位太醫就是在針對她。

萬一他隻是誤診了她的病情,又或者是醫術不夠精湛,所以纔開錯了藥呢?

蕭衍回想了一下,給白曦看病的那位張太醫的家世背景。

“張太醫出身杏林世家,和東廠之間並無直接聯絡。”

“東廠對他,就更談不上得罪了。”

蕭衍轉眸看向白曦,沉聲問道。

“曦兒莫不是發現了什麼?”

見他問起,白曦便把自己白天檢視了藥渣的事情,都告訴了蕭衍。

其中,她特彆強調了一下,自己是因為曾經看過幾本醫書,記得藥性,所以才察覺出這些藥渣不對勁的。

蕭衍雖然對此感到意外,但是既然白曦都這麼說了——那他就當她是在鎮北王府的時候,看的醫書吧。

“我雖然懷疑這位張太醫有貓膩,卻也不好立刻下結論。”

萬一他真的隻是想快些治好她,隻是不瞭解藥性和她的病情不相符,所以才放了這麼多的人蔘片呢?

畢竟那是一條人命,東廠的手段她是知道的,萬一真的誤殺了這位太醫就不好了。

“接下來我會換個太醫給我看病,你可以趁此機會,讓錦衣衛的人盯著這位張太醫。”

“端看他接下來有冇有和什麼人接觸,就能知道真相了。”

蕭衍點點頭,然後扶著白曦的腦袋靠在自己肩膀上,溫聲道。

“好,都聽夫人的。”

其實蕭衍一直都很想問明白,關於白曦身上的諸多疑點。

比如,她是怎麼記得,逐風院的位置的?

刺客若是要將她擄走,轉移,定然都是將她打昏了之後再進行的。

再怎麼著也會對她用黑布矇眼。

也就是說,刺客至少都是用黑布蒙著她的眼睛轉移她的。

若非受過專業訓練的人,是不可能在黑布矇眼的情況下,把轉移路線記得那般清晰的。

就更彆說事先把重要的證據玉佩,埋藏在逐風院裡了。

看起來就像是要利用這一次的刺殺,一舉扳倒端王一樣。

還有那日在懸崖上。

她竟然能掙脫開刺客捆綁住她的繩索,並且還能在那種情況下,抓住懸崖邊上凸出的岩石,不讓自己掉下去。

以上種種,根本就不可能是一個嬌貴的小郡主所能做到的。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葉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最新章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