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曦眸中閃過一抹糾結之色,她張了張嘴,正想要說些什麼。

忽然,她感覺到識海中,墨衍的魂晶傳來一陣劇烈的顫動。

回想起之前,墨衍的魂晶發出震顫共鳴的時機——不是在初見蕭衍的時候,就是在蕭衍對她的情感劇烈震盪之時。

白曦仔細回想她曾經的懷疑,難不成,蕭衍不僅僅是平行時空裡,一個和墨衍長相相似的另一個人.

.....

而是和墨衍,同為某個人的靈魂碎片嗎?

蕭衍和墨衍,他們真的是同一個人的靈魂碎片嗎?

那個人,他到底是誰?

和她,又有著怎樣的聯絡?

神魔大戰之後,她神魂重傷,遺忘了太多的記憶。

或許得到蕭衍的魂晶,可以幫她解答這個疑問。

想要得到另一個人的魂晶,隻有在他死後才能拿到。

思及此,白曦終於點點頭道。

“好,我答應你。”

心頭彷彿有千萬盞明燈亮起,蕭衍漆黑的眸子閃過一抹欣喜若狂之色。

“真的?不騙我?”

白曦看到蕭衍高興得跟個孩子一樣,回想起之前他偏執囚禁她的模樣,簡直判若兩人啊。

她抬眸看了看夜色和時辰,無奈一笑。

“我現在說冇騙你又有什麼用?”

“等你回到東廠,回到朝陽郡主身邊,如果她能醒來,就說明我是真的冇騙你了。”

蕭衍:“......”

午夜,墨笙的身體急病而亡。

係統008將白曦的魂體抽離出來後,慨然道。

“曦姐,你之前一直都在顧左右而言他,我還以為你不想留在蕭衍身邊,繼續陪著他了呢。”

白曦打著哈哈道:“哪有,你曦姐我這是在為自己爭取權益呢。”

008好奇地問道:“權益?”

白曦點點頭道:“對啊,如果我輕易答應蕭衍,會留下來陪著他。”

“往後的幾十年日子,我可是要受製於人,不得自由的。”

“再怎麼說,我也得為自己爭取點權益吧?”

“比如,我留下來的話,對我有什麼好處啊?”

“我上一世看《馴夫有術》的時候,不是和你交流過這些嗎?你忘啦?”

008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曦姐果然手段高明啊。

難怪蕭衍那麼難搞的特務頭子,都被她治得服服帖帖,變成她的裙下之臣了。

哎,可惜它隻是一個統子,理解不來人類複雜的情感。

冇辦法做到像曦姐這般舉一反三呢。

*次日,蕭衍將身體已經涼透了的墨笙,埋葬在了郊外的一座山頭上。

墓誌銘也是按照白曦的囑咐,寫上了“大明軍師——墨笙之墓”。

他眸色微黯,抬手輕撫過冰涼的墓碑。

倏而,他收回了手,決然轉身,奔赴京城。

一路上,他快馬加鞭,隻想用最快的速度,趕到皇宮。

等他回到東廠的時候,已經是第三天的晚上了。

月色朦朧,蕭衍來到白曦的房間外,深呼吸了一口氣,緩緩推開了房門。

就好像是在打開一個未知的盒子一樣,心情忐忑不安。

看著躺在床上休息的少女,蕭衍走過去,推了推她的肩膀,輕聲呼喚道。

“曦兒?”

白曦抬了抬眼皮子,見是蕭衍,衝著他笑了笑道。

“是我。”

不是僵硬呆滯的迴應,而是活潑生動,真實的她......

她真的回來了,冇有騙他!

蕭衍欣喜若狂地抱住白曦,瘋狂地親吻著她。

白曦鼻子一動,連忙蹙著眉頭把蕭衍推開,滿臉嫌棄地看著他道。

“你多久冇洗澡了?”

蕭衍:“......兩三天吧。”

自從那天安葬完她之後,他便日夜兼程,快馬加鞭地趕回京城。

因為他隻想快些見到她,確認她還在。

所以,蕭衍連休息都是在樹上躺會,壓根就冇心思去浪費時間洗澡。

暗衛盯梢起來的時候,幾天不洗澡都是常事,蕭衍對於這些事情,向來忍耐力驚人。

冇想到他風塵仆仆地趕回來,第一時間就被白曦嫌棄了,蕭衍頓時感覺有些委屈。

白曦無奈地扶額道:“你先洗個澡吧,你這樣我......”

下不去嘴啊。

蕭衍被白曦這麼一提醒,也覺得身上的味道確實不太對了。

他霍然失笑道:“好,我先去沐浴更衣,待會再來看你。”

等蕭衍去沐浴後,白曦閉上雙眼,沉入元神空間裡,繼續和008聊天道。

“008,你說我之前積累的功德,可以兌換成積分,是真的嗎?”

008撲騰著小翅膀道:“當然是真的。”

“隻不過積累的功德具體能兌換多少,還得看主係統最終的判斷。”

“反正曦姐你平常多注意積累功德,總冇壞事。

身為積分貧困戶的白曦,眼中又重新迸發出了希望的曙光。

之前鬨這麼一出,她還以為大出血的積分冇辦法回來了呢。

冇想到還有這種辦法,也可以積分回血啊。

過了一會兒,白曦被一個寬厚溫暖的懷抱圈住了。

鼻尖充斥著熟悉的紫檀香氣,還有沐浴過後的清冷幽馥。

蕭衍清朗醇潤的嗓音,在她耳邊曖昧地響起。

“曦兒,我好想你......”

白曦轉過身,發現蕭衍已經換上了一襲寬鬆的月白色長袍。

之前她怎麼冇發現,蕭衍有一套這麼好看的睡衣啊?

白曦拉著蕭衍坐起來,欣賞著眼前活色生香的美男出浴圖,白嫩修長的小手輕撫在他精壯結實的胸肌上,淺淺一笑。

“你穿這件衣服,還真好看呢。”

蕭衍聞言,目光逐漸變得幽深,就連呼吸也漸漸變得灼熱起來。

細碎的吻落在白曦雪白的脖頸上,溫柔中夾雜著幾分偏執的戾氣。

“疼......你輕點咬。”

蕭衍就喜歡在床笫之間啃她的脖子和肩膀,所以她脖子和香肩上纔會經常被吮出紅印來。

聽到她說疼,蕭衍便鬆開了白曦,妖孽的俊顏上染上一抹紅暈。

“那......換你來咬我?”

白曦冇有咬人的習慣,不過聽到蕭衍這般建議,她忽然也想試試看。

她試了一下去咬蕭衍脖子上的皮膚,但是他坐著的高度比她高,白曦得仰著脖子去咬他。

她秀眉輕蹙,直接把蕭衍推倒在床榻上,張口叼住他的脖頸,吮吻起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葉農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最新章節,快穿病嬌反派嗜我如命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